两日内原书记市长相继过堂 兰州“创文”因他们

2018-07-25 14:17
分享到:
两日内原书记市长相继过堂 兰州“创文”因他们被一票否决两日内原书记市长相继过堂 兰州“创文”因彼们被一票否决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7月19日消息,继昨日原甘肃省委常委、常务副省长虞海燕受贿6563万余元,被重庆市一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5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600万元后;今日原兰州市长栾克军在白银市中院受审,被控受贿1200余万元人民币、美金11万元、欧元2.2万。记者注意到,栾克军是在2016年9月由庆阳市委书记调任兰州市长,虞海燕则是在同年10月由兰州市委书记调任甘肃省常务副省长。两人虽然在兰州市领导班子里“擦肩而过”,但均受到过原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的举荐和栽培。 值得一提的是,虞海燕、栾克军作为兰州市委、市政府曾经的主要负责人,彼们的先后落马,致使去年9月,兰州市被中央文明委“一票否决”,取消了第五届全国文明城市参评资格。这让兰州市干部群众的辛苦努力付之东流,也让兰州市的城市形象因此受到玷污。 虞海燕受贿6563万元领刑15年 曾被中纪委痛批培植私人势力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,重庆市一中院经审理查明:1998年至2016年,虞海燕利用担任酒泉钢铁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炼钢厂厂长、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、总经理、董事长、甘肃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、甘肃省人民政府副省长、中共甘肃省委常委、兰州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,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产品销售、工程承揽、房地产开发及职务调整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,直接或通过其妻李岩华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,共计折合人民币6563万余元。 重庆市一中院认为,虞海燕的行为构成受贿罪。鉴于虞海燕收受都建明贿赂款中部分系犯罪未遂,且其到案后,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主动交代组织尚未掌握的部分犯罪事实,认罪悔罪,积极退赃,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,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。最终法庭判处虞海燕有期徒刑15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600万元,对其受贿所得财物予以追缴。虞海燕表示接受判决,服判不上诉。 早在今年5月24日,重庆市一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虞海燕受贿一案。也是在这同一天,虞海燕的秘书金晋哲(正处级)因受贿罪被提起公诉。 值得一提的是,2011年虞海燕任职兰州后,先后从其之前掌舵的酒钢调来一百多名干部,其中包括金晋哲。对此,去年6月中纪委的通报称:虞海燕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、组织纪律,毫无党性原则和组织观念,搞团团伙伙,培植私人势力,对抗组织审查,拉拢腐蚀纪检干部和巡视干部,打探巡视信息,干扰监督执纪工作等。 通报还指出,虞海燕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,毫无政治信仰和党性观念,严重违反党的纪律,并涉嫌违法犯罪,严重损害甘肃省特别是兰州市的政治生态,性质十分恶劣、情节特别严重、社会影响极坏。 出事前醋泡手机扔黄河 为对抗调查拉妻子演练 看法新闻记者还留意到,去年9月,中纪委电视专题片《巡视利剑》播出,虞海燕出镜说法。片中介绍,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,中央第三巡视组对甘肃开展巡视“回头看”,巡视结束后第五天,虞海燕被中纪委带走审查。 中央巡视组巡视期间,虞海燕安排自己在各部门的亲信,想方设法打探巡视回头看动向,同时着手转移家中的贵重物品,联系和自己有利益往来的多名老板,商量对策、统一口径。 据介绍,虞海燕把彼家里跟相关老板的合影都剪碎了往马桶里冲,冲的时候把马桶都给堵了。彼的妻子交代,在巡视期间,彼家的桌子上摆了一排手机,一个老板一个专号。和老板们商定口径后,虞海燕又把这些手机用醋浸泡,然后扔进黄河。 那段时间虞海燕经常到黄河边散步,彼扔到黄河里的除了手机,还有砸碎的名贵手表等物品。但是,彼多年来违纪违法留下的各种痕迹,是无法一一销毁的。 随着回头看的进行,虞海燕的严重问题越来越清晰地浮出水面。此时,虞海燕明白大势已去,但彼仍不准备放弃对抗。彼找到当地一名自称在中纪委工作过的退休警察,叫上妻子一起去“培训”,演练如何对抗调查。虞海燕说,“吾自己自称是中纪委的人,吾把吾爱人叫去,跟彼(见面)实际上是叫彼培训一下,看看以后如果人家要调查,看而怎么说。后来专案组调查完以后,跟吾说,这个人就是兰州市公安局退休的干部,吾听了以后,吾都觉得丢人。” 被指控受贿1200余万元 栾克军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看法新闻记者梳理虞海燕与栾克军的个人工作履历时发现,栾克军是在2016年9月由庆阳市委书记调任兰州市长,虞海燕则是在同年10月由兰州市委书记调任甘肃省常务副省长。两人虽然在兰州市领导班子里“擦肩而过”,但均受到过原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的举荐和栽培,而这三人先后落马受到惩处。 就在今日,甘肃省白银市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兰州市原市长栾克军受贿一案。白银市检察院指控,2002年11月至2017年3月,被告人栾克军在担任张掖市副市长、市长,庆阳市市长、市委书记,兰州市委副书记、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,在项目建设、工程承揽等方面为彼人谋取利益,先后非法收受彼人所送现金、房产、车辆等财物,共计折合人民币1200余万元、美金11万元、欧元2.2万。提请以受贿罪追究被告人栾克军的刑事责任。 被告人栾克军在法庭上上作了最后陈述,当庭表示认罪、悔罪。 原书记市长双双落马 兰州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被一票否决 去年4月,栾克军在“创文”动员会上讲话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,栾克军由庆阳调任兰州后不久,甘肃反腐风暴逐步升级。2017年1月11日,虞海燕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,此后有多名副厅级以上官员落马,包括庆阳市委原常委张万福。去年4月份,甘肃省发改委原主任周强、兰州市政协原主席俞敬东相继跳入黄河。知情人士称,周强曾任庆阳市长,跳河前曾接受相关办案部门问询,事涉庆阳,而栾克军正是周强接任者。 去年5月底召开的甘肃省第十三次党代会,选举出中共甘肃省第十三届委员会委员79名,候补委员17名,身为兰州市长的栾克军未在其中。于去年7月19日最后一次在媒体报道中公开露面后,栾克军的行踪便未见诸媒体。直到消失3个月后,即去年11月29日,甘肃省纪委发布消息称栾克军涉嫌严重违纪,正在接受组织审查。 有意思的是,甘肃省反腐风暴逐步升级的时候,也正是省城兰州如火如荼开展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百日攻坚的阶段。时任兰州市委副书记、市长的栾克军表示,创建任务要分解到位,工作落实要细致到位,统筹协调要紧密到位,督查考核要严格到位,形成不见成效不撒手的工作机制,奋力夺取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最后胜利。 去年5月18日,《兰州日报》报道说,兰州市城关区每天分早、中、晚三次,前面的车辆清洗街道,后面的车辆清扫,两辆车互相配合、联合作业,使得马路护栏马上干净起来,就连护栏旁边的马路、靠着道牙子的黄线都露出了本来的颜色。 环卫工人为“创文”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西固区则坚持“全民洗尘”活动和全域专业化保洁项目不放松,环卫工人在夜色下擦洗公交站牌、下水井口、人行道护栏、果皮箱、公厕外墙等公共设施,对路面口香糖、油污、泥点等顽固污渍用烧碱和刷子进行重点擦除。环卫工人这样辛苦作业至深夜11时才能回家睡觉,次日凌晨4时又准时上街清扫马路。 然而,随着兰州市长栾克军消失在公众视野中,去年9月14日,中央文明网公布的有关兰州市因发生“一票否决”重大问题,被取消第五届全国文明城市参评资格的消息使得兰州市民寒了心,将矛头直指虞海燕、栾克军。原来,根据全国文明城市的申报条件,其中之一就是申报前12个月内市委、市政府主要领导无严重违纪、违法犯罪…… 事实上,一票否决早已有先例。2013年10月,因南京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违纪违法,发生《全国文明城市测评体系》中“一票否决”相关事项,南京市被中央文明办停止全国文明城市资格。 这次轮到兰州,也是因为这个问题,原书记和原市长双双落马,使得兰州市干部群众的汗水付之东流,也让兰州市的城市形象因此受到玷污。